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记忆

手握一柄复仇的刀 站在墓海前凝望 我起誓 要将你埋葬于此 同我永世长眠!

 
 
 

日志

 
 

素面朝天  

2009-02-07 01: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毛丫头的那个时期,在乡村长大。我家依山傍水,常常独自去田野、山坡又或菜地,总要揪几只野花野草,回去插在爸爸喝过的酒瓶里,妈妈用过的盐碗儿里、路上拾来的泉水瓶儿里......虽然不起眼,但在那个没有钱买的玩具时代,怎么都是好看,别致的。长大离开家乡来到城市,见公园中的花儿繁花似锦,争奇斗艳 。什么贵夫人、牡丹花、云南黄馨、金雀花、 蝴蝶兰、竹节海棠...。固然精致娇美,花团锦簇,密密集集,总感觉失去了花本身的颜色,看着煞眼,手触即落。不觉得,供人观赏的花,少了自由的呼吸,细心呵护总是太多小气。

 
  几次,见外婆用炒菜盐洗牙齿,用灶窑的灰拔面上的汗毛,懂了一点点什么叫美。于是,盼望自己长大,也学外婆那样美美面容。再大一点,上了小学,用烧红的毛线签儿烙红了烫个睫毛在学校很是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母亲不会打毛线,自然没有毛线签,但是爸爸有铁丝,一烫一个卷儿。后来上瘾,常常的偷着烫,到后来,随着次数的增加,睫毛越加的少到眼睛里面去了。没了睫毛就开始琢磨到脸上,不知道用什么好,那个时候玩过家家,自感柔软到能够贴上面的只是有泥巴。每逢星期六,星期天在家就擅自在泥巴里面配上黄瓜汁敷面。从学校到踏入社会,接触的第一个职业就是专业女子美容。白石膏代替泥巴黄瓜膜。大致步骤是白石膏打上一瓶维C,滴三滴柠檬,约二十五分钟取下硬如石头的面具。若遇上我这样的粗手大脚,往往会把顾客脸撕破。(大概,“撕破脸皮”因此而来。)学习了几月,唯能见她们的真实面目是在红的水黑的浆蜿蜒而下时,仿佛洪水冲刷过水土流失的山峦,老母鸡刚孵出的鸡雏。

  记得正式上班那天,美女老板嫌弃我面黄,亲自给我上了“淡”妆,然后拍了个照片做留念。数月,从照片上看到了个食人婆婆:一张死人的脸拉的老长,眉毛,鼻子已分不清楚谁是谁。后,经众师姐们曰:笑的过度所致。
  照片至今保留,不过,不再化那淡妆。工作早已没做,也许是选错了这门手艺或这门手艺不应该选我这半个淡妆都不化的女子。某个清晨,无聊的对着镜子照了一个晌午。岁月的年轮加之经常熬夜所致,皮肤粗糙,蜡黄和苍白。双眼皮早没了,眯着眼时还有一圈儿褶皱。如妈妈说的,老了。

  素面朝面,据说还有个来历的。说杨玉环的姐姐虢国夫人,天生丽质,对自己的美貌十分自信。即进宫觐见唐玄宗,也只是淡淡地化一下眉毛。 一个叫张古的人看不顺眼虢国夫人。他想:你一个夫人面见圣上,大宝总得抹一点吧。想着想着就来气,一气就写了一首诗,题《集灵台二》: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看到这,我明白了,如果敢素面,定是指既美貌又自信,不需要化妆就敢出头露面。

  多年前,我也以同样的方式把这个故事讲给一群男人,女人们。他(她)们笑了,说,知道知道,可是你并不美丽。是的,基因占走了百分之八十,而我有权利选择一种后天的生存方式,是的,我没有虢国夫人的天生丽质,却有不施妆粉敢直视世界的本事。更主要是嫌弃那各色油漆弄脏了本不虚俗的面颊。 有生命体的东西都是会衰老和凋零,但衰老和凋零也是一种真实。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为何要将自己隐藏在高分子的化合物,和那动物油脂的后面?

  
    我永远做不了那城市的女子,那种优艳,高傲,标致。虽然它们是足够的绚丽,但我更喜欢那整天不梳头发,皮肤是八九月太阳晒的那种黑红,赤着脚丫淌着清水,看那山花烂漫的乡野女子。

素面朝天 - 紫檀灵香 - 灵魂至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